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生活

新华每日电讯治理雾霾是持久战而不是运动战

2018-12-07 00:12:59

新华每日电讯:治理雾霾是持久战而不是运动战

■每日一评

需要持续的、制度化的“高度重视”,而不是比拼谁更能在短时间中吸引眼球

曹林

持续高发、频发、连片、且越来越严重的雾霾,使城市空气污染问题成为公众关心的问题之一。漫天的雾霾,让不少人感受到了一种无力的焦虑和无解的迷茫,不知道怎么去消除。这种“雾锁霾困”之下的无力感使上上下下痛定思痛,高层重视、公众呼吁和随时可能再来的雾霾的倒逼下,地方政府开始采取各种措施治理雾霾,有的着力治标,有的着力治本。

中国很多问题的“解”都是这么被现实“逼”出来的,看得见、躲不了、无人能幸免的雾霾迫使政府将“治理”提到了重要的议事日程。比如辽宁开出了“雾霾罚单”,对雾霾严重的城市开出罚单,以罚促改;北京将开展人工消减雾霾试验,用人工降雨等物理方法消雾;石家庄治雾霾一天拆除18家水泥企业,据称将减少大约64个火车皮的粉尘排放;雾霾较严重的省份河北省明确表示,要削减近三分之一钢铁产能来治理大气污染。同时,专家也建言献策,提出发展核电可解决雾霾。

政府的这种重视是解决雾霾问题不可或缺的动力,中国的问题多是老大难的问题,老大重视就不难了;政府不当回事,就永远别把承诺当回事。但有时候“太重视”也容易引发新的问题,就是会在长官意志和政绩驱动下变成一种大跃进运动,当权力意志缺乏法律和制度的约束时,很容易“用力过猛”,“领导高度重视”的官僚机器一旦启动就根本停不住,反常识反理性地走向另一种极端。都想毕其功于一役,都想在举国关注下通过“创造性的治理方式”秀一把,把治理雾霾当成了一种短期内压倒一切的“政治任务”,恨不能一夜之间唤回蓝天丽日。

但治理雾霾可能是一场长期的战役,不是一阵热情和一两个临时拍脑袋所形成的“点子”可以解决的。雾霾不是一天两天形成的,是长期以来发展观和政绩观的偏差以及环保不作为所累积而成。公众的批评非常尖锐,我们经常说在环境保护上不走西方“先污染后治理”的老路,可一些地方甚至连“后治理”都没做到,而是“先污染不治理”,把问题往后推。如今要治理也绝非短期内可以解决,专家称中国雾霾高发可能还将持续一二十年,所以治理需要的不是短时的热情和运动式治理,而需要长效的制度安排。并且不是一地局部治理,而需要整体统筹,因为雾霾是连成片的,无法营造一个无雾霾的小环境。

个别地方已经露出了运动式执法、大跃进式治雾霾的苗头,急功近利反而制造了新的社会问题。比如某地,雾霾连发,可能完不成今年年初定下的“蓝天计划”,便在快到年终的这几天突击蓝天计划,突击驱雾霾。突击的方式,除了突然实施机动车单双号限行外,还有就是对街面进行喷水洒水,通过水降尘。要知道,这可是一个缺水的城市,且不说喷水会浪费水,重要的是随着气温的降低,一喷水路面就会结冰,这极大地提高了交通事故发生的概率,带来了拥堵和行走不便。这种不顾民生和民意,而一意孤行的突击治霾法,就让公众反感。

还有某地为了治雾所开的“雾霾罚单”,也没有经过谨慎成熟的思考,受到了很多批评。向污染城市开罚单,这个罚单不会由政府官员承担,而是直接从地方财政中罚,这等于罚的是纳税人,对痴迷脏GDP的地方官根本起不到应有的约束效果。当然,某地为了治理雾霾而“一天拆除18家水泥企业”的壮举,是不是也走过头了?这些企业是不是经过政府审批的合法企业?是不是以治霾的正当理由就可以这样做?依据在那里?还有,个别地方在治雾霾的大旗下不顾民意、不走程序而突然宣布对机动车限购限行,是不是也急躁了点儿。

治理雾霾需要持续的、制度化的“高度重视”,而不是运动化和大跃进,不是比拼谁做得更极端更彻底,更能在短时间中拿出“实绩”和吸引眼球。只有从发展观、政绩观的根子上“驱雾”,从长效机制建设上“去霾”,没有雾霾的“美丽中国”才不是梦。

(来源:新华每日电讯3版)

波峰焊
桥栏
卷管器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