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生活

手段一秒杀退票鲜有失手

2018-11-01 10:48:07

2013年春运,火车票依旧一票难求。近日调查发现,购票实名制后,黄牛党非但没有消失,而且手段升级,进入2.0时代。黄牛党如何规避实名制?又如何在一票难求的情况下抢得先机?

手段一:秒杀退票 鲜有失手

28日晚,来到重庆火车北站。刚下出租车,一群票贩子就围了上来,争先恐后地喊着要不要火车票。跟随一名30多岁的票贩子进入一路边餐厅。

只要你肯出钱,到那里的票我都能给你搞到。绰号阿强的票贩子自鸣得意地说。说要去成都,他告诉,半小时后就有一班车,并要了的身份证,立即转交给另外两名同伴。

只过了短短几分钟,他们就拿着一张印着姓名的火车票回来了。持票来到安检口,终登上了成渝动车。

现在火车票这么难买,你们是怎么买到的呢?问。我们先上预订火车票,有客户时再把票退了,拿客户的身份证在窗口购买,几乎不会失手,这叫秒杀。阿强说。

你们不用排队?又问。都去排队了,那还怎么赚钱!阿强神秘地说,我们里面有熟人,直接到窗口退订票。

跟随阿强来到一个服务窗口,只见他直接来到窗口前递上10余个身份证,然后打安排秒杀事宜,后面排队的购票者对此颇有怨言,而里面的女售票员始终面带微笑。

在重庆火车北站调查发现,一张火车票,黄牛党一般要收取50至100元的服务费。一些票贩子告诉,这些服务费并不是他们通吃,还需打点一些关系。

手段二:买近求远 一路绿灯

春运人太多,为节省乘客进站时间,火车站一般只有在进站的时候才查验身份证,进站后就不再查身份证了。一名张姓票贩子神秘地说,买近求远也是他们的一种操作方式:乘车人在站外从票贩子处高价购买远途票,但远途票上的身份证信息与乘车人身份证不一致,所以乘车人需先用自己的身份证购买短途票进站,避过实名制检查。

买近求远是否可行?先从票贩子手中高价购买了一张1月29日从重庆北到四川达州的T10次车票,又用自己的身份证在售票窗口购买了一张重庆北到四川渠县的K1004次车票。

29日上午11时许,持身份证和K1004次车票进入重庆北站,在进站口二代身份证验证处,工作人员仔细查看的身份证和车票后,在K1004次车票上盖上实名制验讫的印章,然后放行。

随后进入T10次列车所在的候车室,检票时,负责检票的工作人员只是接过的车票直接剪了一个小口,并没有要求出示身份证。

到了站台,走到T10次列车3号车厢门口,乘务员同样没查验的身份证,她拿过手中的票扫了一眼后,就示意可以进去了。

不过,票贩子们坦言,有了秒杀退票这一招后,买近求远用得少了,一是浪费你的钱,二是拿着这种票总是提心吊胆的。

追问:监管不严还是制度漏洞?

面对已经升级的黄牛党,有何应对之策?

重庆铁路警方29日接受采访时表示:目前尚未在重庆发现倒票黄牛党,但我们近期一直在关注各媒体的报道,如果发现黄牛党,一定予以严厉打击。

重庆交通大学教授黄承锋认为,当初推行购票实名制的目的就是保证一个公平的购票环境,但目前黄牛党倒票依旧猖獗,一是铁路部门内部人员与黄牛党勾结,为其提供前期票源和后期退换票的程序便利;二是春运期间铁路运力严重不足,倒票可以获得高额的利润。

要整治这一现象,必须内外结合、双管齐下。黄承锋说,一方面,铁路部门要彻底清查内鬼,一旦发现,必须坚决清退;另一方面,要在制度设计上堵住现有漏洞,尽可能压缩黄牛党的利润空间。

■抢票故事

为期40天的春运时间里,中国预计有34.07亿人次出行。一张张火车票牵系着一个个异乡游子的春节团聚梦,而一段段酸甜苦辣的购票故事正在这场春节大迁徙中上演。

窗口购票靠运气

1月29日,长沙火车站售票窗口前,工作人员告知王海燕2月14日长沙至广州的卧铺还有余票后,王海燕难掩喜悦(见图)。

1月29日清晨,长沙的天刚蒙蒙亮,60岁的王海燕女士就赶到了长沙火车站的售票厅,她排在了购票队伍的第二位,这是王海燕近几天来第三次到火车站窗口购票。7点02分,站在售票窗口前的王女士被售票工作人员告知15日长沙至广州的卧铺已经没票了,王女士摊开双手备感绝望。这时工作人员查询车票信息发现还有2月14日至广州的卧铺余票,王女士果断抢下了这张意外之票。

据售票行业人士透露,按照惯例,在发车前一两天,车站还会放出一些预留的余票,但由于放票的信息没有向公众公开,旅客买票常有撞大运之感。

络购票靠神器

1月26日上午,长沙某出版社的办公室空空荡荡,河南小伙陈香杰坐在办公桌前打开了电脑,他不是加班,而是等待一场络抢票大战的来临。陈香杰对购票显得信心十足,他的底气来源于电脑里安装的抢票神器某公司开发的浏览器购票插件。

从上开始放票到陈香杰成功订到车票,前后不到2分钟时间。陈香杰说:抢票神器,其实就是在购票的原始官上嵌入了一个插件,它的作用就是可以帮你排队、插队,在别人还没有刷出票的时候你已经买到票了。

图为陈香杰展示他通过络购得的三张火车票。据新华社

评论:络购票对黄牛而言是多了渠道貌岸然

暗访一位黄牛发现,稍高级别的黄牛是雇人从窗口买票,有专门买票的队伍,也有专门卖票和退票的队伍,内部有严密的组织纪律。别的黄牛 则一般有黑社会背景,他们会控制整个黄牛党票市,需要很硬的社会关系,对于小黄牛,真正的老大很难一睹真容。黄牛们利用熟悉售票规律、各类售 票方式的漏洞来购票、倒票,还利用追拨器连续订票囤票,与代售点联手,在正式售票前把票都出给黄牛。(1月30日《检察》)

从这个暗访不难发现,实名制、络购票对黄牛们而言,反而是多了一些漏洞和渠道可用,他们也在与时俱进地升级,同时,这些也说明我们的制度和打击力度不够给力,要想对黄牛形成有力打击,还得内外兼修。

黄牛这么神通广大,是因为他们织就了一张,里面有人,连代售点都可能成了黄牛的内部人员,代售点正常卖一张票只能收取5元手续 费,但给了达成协议的黄牛,每张收取的手续费就翻上几番,到乘客手里,加价当然不止10元,对比之下,佛山那对小夫妻收10元手续费的黑代售点反而正 规、有良心得多。

这些有能量和内部人士勾搭的黄牛,对购票秩序和公平的破坏显然更大,要对其实施有效打击的难度自然也更大,但现实中,受到惩罚、甚至是多次惩罚的,往往是单干的小黄牛居多,而大黄牛因为有很硬的关系,受到的打击就会小一些,这对黄牛市场难以形成有力的打击。

所以,要想有效封杀黄牛,一方面得在内部下工夫,修补漏洞完善程序,尽量不给黄牛可乘之机,更重要的,是要管好自己人,肃清内鬼,如果 这些内部人员还在吃里爬外、以权谋私,再好的制度也会被架空;另一方面,对外要自上而下,从大黄牛开始抓,只有清除这些组织化的黄牛,才能收 获理想的效果;还有,对于代售点,既要加强规范,还要加大竞争,像佛山小夫妻式的黑票点,不妨多正规化一些,竞争大也能倒过来促进规范,多一些人和黄 牛抢票,也是打击黄牛。

毛忠斌(时评人)

郑州代办公司
桃树苗
阁楼货架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